香蕉视app无限制观看

扶天又是长叹:“我去客栈查过了,扶摇她……她还活着!”

“不可能!”扶媚猛的一拍大床,吓的身后侍女顿时落慌而逃,她整个人表情无比狰狞,咬牙切齿的喝道:“这不可能,那个贱女人怎么会还活着?”

“像她那种贱人,不是应该早点死吗?她还活着干嘛?啊?”

“她有什么资格活着?”

扶媚歇斯底里的吼着,对苏迎夏无穷的嫉妒早就变成了满满的恨意,她巴不得苏迎夏赶紧去死,又怎么会愿意看到苏迎夏还活着呢?!

“她不是掉进无尽深渊里了吗?她怎么会活下来?”扶媚恶狠狠的问道。

“应该是有人救了他!”扶天无奈道。

“谁?”

“神秘人,就是今天打擂台的那个面具人。”扶天道。

听到这话,扶媚的牙咬的更紧了:“你是说,那个带着面具的人是岐山之巅的神秘人?可是,他不是死了吗?你会不会搞错了?被人家骗了?”

“我也有这样想过,但扶摇确实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,加上扶家天牢的事,我相信,这世上除了真神以外,恐怕只有神秘人可以做到,别忘记了,连神冢他都可以打开。”扶天说完,沉闷的坐在了旁边的客椅上,与坐在主椅上的扶媚形成鲜明对比。

“况且,也只有他是神秘人,才可以解释得通他之前对药神阁的突袭。”

心悸少女私房红色艳丽露背长裙清纯性感写真

砰!

又是一声巨响,扶媚直接一掌拍在桌子上,整个人怒不可遏,一双漂亮的眼里满满都是阴毒:“扶摇你这个臭三八,掉进无尽深渊这种地方也能被人给救出来,你还真的是命贱活的长啊。”

“怪不得,怪不得,怪不得当初我诱惑那家伙,那家伙不为所动,原来,又是扶摇这个臭三八背地里搞的鬼。他妈的,她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。”

“哼,说的好像多爱那个地球人,结果,那个地球人一死,不还是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吗?贱货,骚狐狸!”扶媚冷冷的喝道。

她将一切的过错都怪在了苏迎夏的身上,更认为一定是苏迎夏迷了神秘人,所以才会导致那夜自己的诱惑失败。

而大言不惭的骂苏迎夏是贱货,骚狐狸,熟不知,她才是真的贱货,骚狐狸!

“哼,难怪她大张旗鼓的回来了,还来我的招人大会上砸场子,原来,是找到了新的凯子当靠山。”扶媚不屑骂道。

“扶天,扶莽被救,看来也是那婊子的主意。”扶媚道:“她一定是想另立山头,我们不能让她得逞。”

扶天点点头,其实他也是在思考这件事:“这里面最要紧的因素是神秘人,所以,要破局,那必须要神秘人帮我们。”

“没错,只要神秘人不搭理那个婊子,那个婊子能成什么气候?”扶媚点点头。

“要不,我唱白脸,你唱黑脸?”扶天试探性的问道。

“放心吧,我会亲自揭穿扶摇那个婊子的臭德行,让神秘人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嘴脸。”扶媚冷声道。

“好,那我也派我的人,执行我的计划。”说完,扶天起身告辞。

等扶天一走,扶媚咬着牙,握着拳头,恶狠狠的望向远处:“扶摇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啊欠!

客栈里,刚送走那帮英雄豪杰让他们回去等信,苏迎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旁边,韩三千无奈的苦笑,一边给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:“看来有人在背后不停说你啊。”

苏迎夏也无奈苦笑。

“对了,三千,这是根据你刚才说的,要留下来的名单,你看一下。”江湖百晓生拿出一张纸递到韩三千的面前。

“不是吧,三千,那么多人你才圈了这点人?”扶莽凑过来,看了一眼名单道。

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”韩三千笑笑。

名单上被选中的人,基本都是韩三千认为可以进自己联盟的人。其实让那帮人进来,韩三千便一直都在等,等扶天到来,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映。

韩三千可以理解,他们出于人情,不好意思“背叛”扶家。但如果硬碰上硬的话,他们的态度将会是体现他们是否诚心的根本。

当扶天到来后,韩三千注意过很多人的变化,有的人心虚,有的人虽然也面露尴尬,但眼神里却对自己的选择很坚定。

而韩三千要的便是这些人。

今天对一个扶天,他们如果都不坚定的话,那么下一次在生死存亡之时,他们随时都可以背叛自己。

韩三千不愿意花资源去培养叛徒,也不愿意花那个精力。

另韩三千比较意外的是,张少宝的表现倒出乎他的意料,即便扶天进来,他眼神里也没有丝毫的闪躲,反而异常的坚定。

第二天上午。

江湖百晓生便将名单选中之人部召集到了一楼客厅,让他们入主相关的进盟流程。

江湖百晓生专门制定了入盟的要求以及相关的制度,从某些程度而言,非常的严格。韩三千也看过,但非常支持江湖百晓生的安排。

只有严规肃法,才可以训练出一支凝聚力极强,素养极高的队伍。

韩三千不要一万人,只要能留下一个,他都可以。

精锐远比垃圾强的多,因为不仅仅是单兵和团队作战能力更强,最重要的一点,精锐只会提升士气,而不会像垃圾一样降低士气。

士气这东西,看不见,摸不着,但却至关重要。

韩三千闲的没事,在楼上跟念儿玩耍,苏迎夏看两父女玩的开心,知道楼下扶莽那忙成一锅粥,所以主动下去帮忙。

小小客栈里,一楼早已是人山人海,虽然韩三千昨天晚上踢除了不少人,可是,能上名单的人,多多少少背后都有不少兄弟,聚集进了客栈,围的几乎是水泄不通。

就在大家正忙着的时候,最外围的弟子忽然感觉后背被人一个拉扯,整个人直接飞数数米远。

一帮人回眼望去,一个漂亮的女人冷冷的立在他们的身前,女人身后,一大帮精壮无无比,一看就是高手的人整齐的立在她的身后。